【盾冬】纽约即景-精修版 1

*从今天开始放精修啦!


01.

莎伦往前推了推那只银环,动作有点过于小心翼翼。“请收下吧,巴恩斯——Rogers夫人。”这个个称呼仿佛一块玻璃渣子在她的嘴里乱跑,扎得她恐慌又愧疚,又好像随时会划破她的口腔和喉咙。从小到大,莎伦最喜欢和人讨论她的姑妈——大名鼎鼎的佩姬·卡特。她是神盾局的创始人,是二战时期就在战场上的女英雄——更是美国队长的初恋女友。每次她跟朋友们谈起佩姬姑妈的男友时都是那么骄傲,每每谈到那个男人的死时又是那么惋惜:姑妈的男友,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,七十年前战死前的最后一张字条,最后一份遗物,最后的一通电话,都是留给他的挚友詹姆斯·布坎南·巴恩斯,而不是可怜的姑妈佩姬·卡特的。

 

然而佩姬每次听到都会喝斥她,甚至告诫她美国队长从来不是她的男友。但这并没有用处。在小莎伦眼里,这只是姑妈拒绝成为焦点的托辞,毕竟她从小就教导她要低调,要谦虚。直到莎伦长大了,才开始猜测佩姬姑妈并不喜欢其他人提起美国队长,或许是因为痛失所爱并不如那些年轻女孩们想象中的凄婉美好。然而2014年,神盾局挖出了美国队长的遗体,并发现了这枚戴在队长手上的戒指——也就是此时此刻、桌子上的那一枚。这一发现令大家激动不已。

 

“会是和佩姬·卡特的戒指吗?她可是他的初恋女友!”

 

“这难道不是没有证据的猜测?”

 

“嘿!佩姬·卡特充其量是个初恋女友,他们可没结婚!可能是那位法国女军官,他们有过一段……”

 

“法国女军官更荒谬吧,连女友都不是。”

 

……

 

巴基低下头,戒指暴露在空气里,简洁漂亮的圆环在冰冷的世界里显得那么孤单。一行笨拙的手刻字体出现在大家眼前。

 

“Steve Grant Barnes and James Buchanan Rogers”。

 

他抚摸那行字体。字体是Steve亲手刻的,他认得,刻进了那只圆环,金属,还有他储存了七十多年的记忆里。

 

莎伦一直不敢说话,任凭坐在她对面的Rogers夫人静静地盯着那个圆环看了很久。现在,她知道,原来佩姬姑妈的否认和呵斥并不来源于任何她以为的低调或悲恸。只因为她说的完全不是事实。

 

“车子什么时候来?”男人忽然发话了。他的声音有点沙哑。几个小时前他接到神盾局的电话,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声,恭恭敬敬地通知他,他们找到了美国队长的遗体。他感到怪异。他的灵魂从自己身体里解脱出去,在半空中,盯着他自己。

 

“为什么通知我?”他问,唇齿机械地开合,腿脚机械地直立起来,声音机械地传递出去。

 

那边的声音顿了一下。

 

“我们得知您是美国队长的合法伴侣。”

 

那感觉很奇怪,既解脱,又……绝望,又好像,一切都没什么改变?然后一切都变天了。那年美国队长刚去世的时候,也没人来慰问过他哪怕一句。现在他被发现是美国队长的合法伴侣——尽管很多人都不愿意承认美国队长是个第一性别为同性恋的男人——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找上门来了。

 

我也可以自己去的。他想。如果是我自己,早就到了。

 

可是寇森在电话里恳切地说希望他等13号特工来接他参加美国队长的葬礼。

 

“车子已经在楼下。只要您准备好,随时……”

 

巴基点了点头,默不作声地站起来,褐发披在肩上,灰黑色的外套没有一点起伏——他没有在哭。莎伦在观察他,他没有在哭。她以前也负责跟那些死去的特警、特工还有战争英雄的家属们传递死讯,其中也有人不哭,既不流泪也不嚎啕。

 

可是没有人像巴恩斯——Rogers夫人这样冷静的。

 

她静静地坐在桌子旁,看到夫人走进那个更衣室——只是小帘子拉上,出来时换了黑色的面纱,黑红色的披肩搭在手臂上,长发盘了起来。

 

“走吧。”

 

莎伦站起来。Rogers夫人路过她,几步就走到门口。玄关逼仄阴暗,甚至容不下并排的两个人。莎伦眼尖地看到黑色裙摆下,赤裸的双脚踩入了一双同色的高跟鞋。他好高,加上高跟鞋就更高了。莎伦想。好多年没看到过这么高的omega了。

 

“你这些年……一直生活在这里吗?”她小声问。Rogers夫人顿了顿,若无其事地解开门上缠绕着的、生锈的铁链。“不是啊。”他说,莎伦诡异地松了口气,“头些年,我住在布鲁克林,史蒂夫的房子三十年前才被拆的,那片儿很多年都没人住了。然后我搬到罗马尼亚,那里清净。五年前,我才准备回来的。”

 

莎伦松的那口气又悠悠地吊了起来。昏暗的破电梯里,灯光一闪一闪的,Rogers夫人血红的耳环也在轻轻晃动。巴基察觉到她的目光,伸手拨弄了一下耳垂:“这个……我跟史蒂夫结婚之后买的…款式很老了吧?”

 

莎伦回以尴尬的微笑。当他们走出楼的时候,莎伦几乎都要忘记现在是白天了。

 

寇森在看到巴基的一瞬间就迎了上来。“你好,Rogers夫人。我是美国队长的超级粉丝。”他很小心翼翼地跟巴基握手,“我们……呃,我们,我们安排了美国队长的葬礼,之后几天还有表演活动……我是说,一些演出,还有军事演习之类的。我们理解您的心情,但是政府和很多民众在网络上强烈要求我们这么做。如果您不愿意参加——”

 

“行啊。”

 

“我们非常抱歉——什么?”

 

“行啊。”巴基裹了裹身上的披肩,只露出白皙漂亮的脖颈。四月的天气还是有点冷,风不断地吹过他的裙摆和披肩,“我可以参加,无所谓。”

 

他伸手示意寇森先上车。对方和莎伦面面相觑片刻,这反倒又让他笑了起来。莎伦从没见过谁这样笑,很刻意地眯起眼睛,可分明眼神和嘴角都是有笑意的,而且漂亮得夺目。

 

“对你们来说,‘美国队长’遗体被发现,是今天的事。”他的语气很轻快,像在说不相关的事,又像一阵风,“对我来说,我的丈夫,早在七十年前就去世了。所以,不必这样小心。”

 

他弯腰,钻进车里。在车门关上的前一刻,肩膀轻微地颤动。

 

 

 

 

“真沉。”

 

莎伦难以控制地抖了一下。自从巴基接过那个做工精致、华丽的棺椁时,对方就一个字也没讲过。他们不敢随意地对待他,却也不敢小心翼翼地同他说话了,只能保持沉默。他们中间没人了解这位Rogers夫人,除了按照他所说的去做,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对待他了。

 

“你变重了,真奇怪。我过得这么好,也没见我长胖几斤。你怎么能长那么重?”

 

好吗?莎伦的脑海里闪过那个小房子,那只银环,那对耳环,昏暗闪烁的灯光,还有充当门锁的铁链子。

 

巴基靠近棺材,神色温柔,仿佛在和恋人低声耳语。星条国旗铺上去之前,寇森看到他的身形晃动了一下,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,就好像那是寇森的错觉。

 

“您想再看他一眼吗?”他鼓起勇气靠近Rogers夫人,小声询问,“我可以喊停——”

 

“请不要这样。”巴基微笑,“走前多看一眼,却不能留下。我不会安宁,他也不会安宁。”

 

七十多年前的战场上,分离总是短暂又匆匆。多回头看你一眼,我就怕我再也走不了了;七十年后天人永隔,分离只能是两句寒暄。多留下你一秒,我就忍不住想要追随你而去。

 

 

02.

复仇者联盟队长,史蒂夫·罗杰斯,正臭着一张脸把头盔丢到桌子上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响。被托尼又一把抓回来塞回他手里:“赶紧戴上。”

 

“为什么是我?”

 

“凭我们这里只有你是金发碧眼肌肉男,跟美国队长一样。你跟他长得真有点像。”托尼把头盔拼命地往他怀里塞,生怕有人发现史蒂夫正在发脾气,“而且只是去跳个复古舞,你又怎么不乐意了?”

 

“我不想。”史蒂夫言简意赅,“第一,我其实不是在乎跳舞。我是说,那是美国队长,葬礼是很好,可是表演?第二,那不是复古舞,那是美国队长为了卖国债……他自己都说过他讨厌做这种事!为什么还要重现?”

 

托尼叹了口气:“可是每个人都想看,每个人都不觉得侮辱。所以政/府就这么办了。”

 

“那就是每个人都错了。”史蒂夫几乎又想把那头盔丢出去了。托尼眼疾手快抓住他:“你要是再乱来,复仇者联盟就真的只有解散了。”

 

“怎么会?”

 

“特警队长,前苏联特工一对儿,富翁天才科学家(史蒂夫翻了个白眼),疯狂变异科学家,再加一个外星王子。”托尼指了指史蒂夫,“他们大概是觉得你最可靠才让你担任队长,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规则搞破坏。”

 

“规则里面让我给他们复现卖国债舞蹈?”

 

托尼露出一个标准假笑,将头盔飞快套上他的脑袋。

 

“嘿!”

 

托尼根本不理他,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速度和力量把身材高大的alpha推了出去:“别管那么多了!上吧!”

 

他几乎是瞬间就想逃跑。他的手里握着一个盾牌——假的;身边一群棕色卷发跳舞的星条旗制服女郎——假的;台下一群穿着二战时期做旧服的观众——假的。

 

全是假的。

 

他想逃跑,太想了。他们就像在一群猴子在侮辱美国队长,而他自己则是最蠢,舞台最中央,拿着一面愚蠢的假盾牌的大猴子。一切都是假的。闪光灯,那些对美国队长阿谀奉承的称赞,歌颂他的伟大和牺牲……可是结束表演之后这些台下的观众也只是收拾收拾,回家吃饭,继续生活;军人们回到自己的部队,为升职升官发愁;神盾局则多一个为世界做出的贡献,为世界和平继续找到新的成员,可能是复仇者联盟,可能是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联盟,谁知道呢。

 

总之,盛大的葬礼和做作的表演总是会被迅速抛却脑后。没有人记得他。

 

没有人会记得一个七十年前就死了的人。

 

他攥紧手里的盾牌,台下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。他的手心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,愤怒的情绪几乎就要喷薄而出了——

 

那个坐在前排,一直心不在焉的,穿着黑色长裙的Omega忽然眯起眼睛望着他。他愣了一下,也看回去。那是,很意外的,相当熟悉的一张脸。但他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。四周忽然很安静,只剩下风的声音,心跳的声音,和Omega站起身,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。他靠近史蒂夫,弗瑞尝试叫住他:“Rogers夫人——”

 

Omega——Rogers夫人只伸出一只手就止住了他。他的身体前倾向台上呆头呆脑的alpha,绿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水雾。

 

“真像。”他的嘴唇轻微颤抖。史蒂夫勉强辨认出唇形。眼尖的观众们看出了他的视线终点,开始窃窃私语。他从那些零碎的对话里得知,那是美国队长的妻子,合法伴侣,James Buchanan Rogers。史蒂夫屏住呼吸,他甚至可以闻到随着那两颗猩红的耳环宝石晃动时,飘散在空气里似有若无的Omega味道,是柚子的清香气息。他继续往史蒂夫的方向走,高跟鞋像踩在他的心脏上,一步就是一次心脏的漏拍。然而就在离舞台还有几步的时候,那位Rogers夫人生生地调转了步子:

 

“我有点不太舒服,想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

他转身又急又快,像随时会摔倒在地上。史蒂夫身体先于大脑地想要冲上去帮他。然而候一边的神盾局保镖早就跟了上去。他的眼神跟着Rogers夫人垂在身后的披肩一步一晃,无论如何也收不回来。弗瑞神色凌厉地皱眉望向他。

 

“别碰你不该碰的东西。”

 

他的口型这样警告。

 

史蒂夫却完全没有在意,他的眼神牢固地跟着Rogers夫人离开的方向远去,直到对方的背影看不见。最终垂下肩膀,退回到舞台中央。怎么会那样熟悉?他是在哪里,哪个时刻,见过这样一个人——

 

史蒂夫想得头疼,最终闭上眼睛。


算了。

 

他或许能再见到对方。

 

-TBC-


评论
热度(45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Zenobia季诺碧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