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】纽约即景-精修版 2

*今天的内容有较大幅度的修改


03.

 

1950年,布鲁克林。

 

丽莎·威廉姆斯早上起床的时候习惯性地往窗外望去,阳光明媚,草坪上有两只鸽子在蹦蹦跳跳。客厅里传来面包机工作的声音,缓慢又悠闲。女儿莉莉安跟她丈夫小声交谈的声音——她今年十五岁,该上高一了。丈夫事业普通但也稳定,每天清晨用自己的睡眠时间换取她的适当偷懒。空气里弥漫着面包、曲奇和牛奶的香浓味。

 

一切都是那么温馨惬意。

 

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,坐起来,丈夫走进来。脸上是奇怪的凝重。

 

“怎么啦?”她开玩笑地询问道,“发生什么事情?莉莉安交了染彩虹色头发的男朋友吗?还是工作不顺心?你那个白痴上司又跟你胡搅蛮缠吗?”

 

吉姆走过来,给了妻子一个拥抱:“是巴恩斯,对面街的巴基·巴恩斯。”

 

丽莎皱起眉头,快步走到窗边,拨开窗帘看了一眼。穿灰色睡衣的棕发男人站在门口,情绪似乎比较激动地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、和他身边的白衣女士吵架。丽莎捂着嘴巴尖叫起来:“老天,叫我给说中了吧!战后还住在那个片区的单身Omega准没什么好事——”

 

其实他们也不过住在“战后那个片区”的对面。只不过巴恩斯那条街上的其他老房子都空了,这条街道上倒是住满了居民。丽莎往日跟那些家庭主妇聊天,却总说到“住在对面那条街上的老鼠……”

 

“他要是真的知廉耻,早就跟一个Alpha结婚搬走了。”

 

话音刚落,白衣女士扬起手臂,却被棕发Omega抓住手臂推开,力道不大她却崴了脚;还没等巴基反应过来,西装男人就小心地护住了她。

 

吉姆走过来放下了窗帘:“别看了。”

 

“你瞧见了吗?”

 

“我看到了,我看到了。”吉姆抱紧自己的妻子,安抚地拍拍她的脊背。目光却透过窗帘的缝隙在棕发Omega裸露出的肩颈、手臂、锁骨流连了几秒。大概是他的眼神过于粘稠,Omega竟然抬了一下头,他隔着街道、玻璃和空气都能看到那眼神中透露出的警惕。他的妻子,丽莎,则完全没有察觉。她满心满眼都是对那个“不知检点”的Omega的鄙夷和斥责。埋在丈夫臂弯里的动作比起寻求安慰,更像是一种奇怪的优越感的表现。

 

丽莎推开了他:“不,你不明白!那多半是一对夫妻,一对夫妻上门来找一个Omega,吉姆,这说明什么?那个Omega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——”

 

“我明白,我真的明白。”吉姆轻声安慰,收回了在Omega身上的目光,“但这不关我们的事情,不是吗?来,我们去吃点早餐——”

 

丽莎在丈夫的劝说下动了,她跟着丈夫穿过卧室门、走廊,来到客厅,门口的风铃摇摇晃晃,悦耳动听。丽莎却没有停止抱怨。

“我就知道!战后五年一直单身、还住在那、不结婚却打扮得那么漂亮的Omega——”

 

 

 

“巴恩斯先生,这附近已经没有居民了。这些房子的拆毁基本可以说是合情合理又合法,您现在同意,然后签字,我们立刻就给您钱。”麦克耐心地对这个退伍Omega解释,老天,这男人可比自己的父母还难缠,“这只是一栋老掉牙的房子,拆了也不会发生什么,不是吗?如果您是担心住处的问题,我们甚至可以负责帮您找新房子,您放心,我们会一直负责此事,直到您满意为止。”

 

巴基瞥他一眼,慢条斯理地翻开笔记画得满满当当的协议书,手指头点了点政策最后一条:“老不老掉牙我不知道,可是布鲁克林新颁布的条令就是,只要一个居民不同意,属于这个居民区的所有房子都不能拆。这不是白纸黑字写着的吗,你们来之前没有研究过?”他漂亮的眼睛在男人脸上停了一下:“还有,什么叫做‘没有居民’?我不是居民?隔壁楼的夏洛蒂不是居民?她虽然八十二岁高龄,失去第二性征还卧床不起,也不代表你们可以直接忽略她的意见。”

 

“夏洛蒂·迈克斯太太已经八十二岁,如您所说,失去了能够表达意愿的能力。”麦克不急不缓地说道。事实是他和搭档根本没去找那位什么夏洛蒂太太,之前他的上司分明说过这里只有一个Omega。况且,如果那位女士真的八十二岁又卧床不起——

 

“噢,真稀奇,没有Alpha的男Omega跟一个失去第二性征的老女人结为联盟了?”他的搭档立刻嘲讽出声。 

 

Omega漂亮的绿眼睛立刻转过来,像只狡猾的猫:“总好过您一个跟Alpha假装称兄道弟,关键时刻在他背后装娇柔,明里暗里都是希望他和妻子闹不和的beta。建议您不要做什么有愧于心的事情,将来会后悔。”

 

女人娇媚的脸立刻变得狰狞,恶狠狠地举起手要扇他巴掌。巴基捏住她的手腕,轻松甩开:“接下来呢?你们是不是要以‘男性Omega借用第一性别优势欺负女性Beta’的名义起诉我,好让我从这搬走?”

 

男人叹了口气:“巴恩斯先生,您为什么就不肯——”

 

后面的话巴基没有听清,他看到了对面街里探头探脑的邻居。他的神色一暗,沉下脸。

 

“我今天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巴基向后推开家门往屋里退,礼貌又坚决地下了逐客令,“你们再不离开,我就要报警了。”

 

白衣女人差点又扑上去,被男人拦住了。“既然这样,我们只有改天来拜访了。”

 

“这是您的权利,不是吗?不答应也是我的权利。”巴基露出一个标准的假笑,他的手已经覆在了门框上,“顺带一提,没有夏洛蒂这个人。感谢您刚才陪我演戏。”

 

不再看那位伪君子和他搭档五颜六色的表情,他“碰”地一声摔上了大门。巴基背靠着门,从门板上慢慢滑到地上,拖鞋被他发疯似的甩飞,眼圈也不争气地红起来。他深吸了几口气,只觉得刚才的戏耍根本像小孩子过家家,而对方都已经欺负到他头上了!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了大亏,恨不得把门板拍到男人的脸上。但当他的目光和画像里的蓝眼睛交汇时,他深深吐出一口气,露出一个微笑。

 

“别担心,我好着呢。”他说。

 

 

04.

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时刻:有那么一个瞬间,觉得你正在经历的这个场景异常熟悉,熟悉的可怕,好像是在梦里,或者某一个时刻确切地经历过,但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是什么?

 

——史蒂夫对巴基就是这样的感觉。他确定美国队长的“葬礼”——说真的,那叫个什么葬礼啊——不是他和巴基第一次见面的场合,但死活想不起来上一次又是在哪里。他知道这种事情可大可小,坦诚地说,完全可小。可能他确实在哪见过巴基,毕竟巴基活了七十几年,样貌因为所谓血清,也没有发生过任何改变。但他就是很在意,在意这种让他死活想不起来的熟悉感。

 

娜塔莎是第一个发觉史蒂夫不对劲儿的人—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作为复仇者联盟里唯二的女性,另一位女性——旺达·马克西莫夫——又还是个小姑娘,她总是比别人更加敏锐。

 

史蒂夫·罗杰斯魔怔了。娜塔莎托起下巴,想道。

 

首先是史蒂夫在工作会议上频频走神。原本复仇者联盟里面十足认真开会的没有两个,连新加入的小姑娘旺达都是会在会议上跟托尼·史塔克抢甜甜圈的角色。史蒂夫·罗杰斯和科学家班纳,就成了这个团队里唯二认真做笔记、做总结、提问和回答问题的成员。娜塔莎对此不置可否,毕竟平时外勤工作已经非常疲惫,连开会这样可大可小的事情都要全身心投入,完全是文艺复兴之前的“人性抑制”行为。

 

“我爷爷都比你懂得放松,队长。”娜塔莎有一次中肯评价,“连这种事情都要投入全部心神,你都不觉得累吗?”

 

“反正没有别的要紧事儿要我投入。”史蒂夫回答,“你有什么更好的建议?”

 

自然是没有。晨跑,健身,史蒂夫只对几乎是40年代的老人家的喜好感兴趣。就连音乐他都很少碰流行音乐。娜塔莎转了转眼珠,她原本想说,“这样真的不好,集中工作、间或适度放松,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态度”。然而话到嘴边又咽下了。

 

他们这帮人中间,哪有什么正常人。

 

——因此现在,当史蒂夫时不时地撑着下巴看着角落,要他发言他都瞪着一双无辜的蓝眼睛,像个上课被抽到在走神或吃零食的小学生一样,就格外明显,而且惹得大家都频频侧目。

 

“史蒂夫,请你待会儿将文件传到各位成员的邮箱里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……史蒂夫?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史蒂夫?队长?”

 

“……”史蒂夫终于回过神,诚恳的蓝眼睛里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歉意,“抱歉,你说什么?”

 

弗瑞气得要背过气。

 

然后是训练的时候走神。

 

亿万富翁、科学家、暴脾气花花公子的炮火差点把走神的史蒂夫掀出去,好在红发的女巫反应足够快,手一抬把袭向史蒂夫的炮火甩到天花板上。砰地一声,天花板碎成一大片砸下来,史蒂夫直接被墙灰浇了一头一脸。完蛋,弗瑞又要发火。史蒂夫心想。

 

娜塔莎走过来,很不客气地踹了踹他蹭满墙灰的小腿:“嘿,你怎么了?"

 

"别是中了什么邪,你知道,魔咒什么的。"托尼更不客气,通过通讯器说,丝毫不顾这句话听起来有多么不像个科学家,"要不送到赵医生那去?"

 

赵医生是复仇者联盟的御用医生,全名叫做海伦·赵。史蒂夫私下里悄悄觉得赵医生可说是除了娜塔莎外,最神秘的女性。她的脸上总是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,不管见了多么恐怖的伤口,或者遇到多么无聊的问题,她都一个表情。一开始,复仇者联盟的其他成员,还觉得赵医生是托尼·史塔克造的人工智能成了精。

 

史蒂夫连连摆手:"不用不用,我只是没休息好罢了——"

 

"你确定?你这两天是真不对劲。不会是失眠吧?心理问题也要看看。”班纳皱起眉头。复仇者联盟倒是很少有生理上的大问题——即使是关于第二性征的。但心理上很值得长期关注。然而史蒂夫坚持自己没事,不要去打扰人家赵医生了,大家只能暂时作罢。

 

第三次反常出现在几天后的外勤。假装在喝咖啡的史蒂夫直接打翻了一整杯冰凉的雪顶咖啡。娜塔莎当下就顺着史蒂夫的目光看过去,那是咖啡吧里的电视机,没有任何问题。上面正播放到美国队长遗孀出席xxx演习。

 

尽管这一举动没有惊扰到任何人,甚至还给史蒂夫增加了“笨手笨脚的路人”的可信度,娜塔莎还是恶狠狠地赏了他几句讽刺——要换做别人,可能翻翻白眼也就过了。然而娜塔莎在这方面才是大师,她说史蒂夫这样是在给工作捣乱,那史蒂夫这样就是捣乱。

 

“我诚恳建议你去看看赵医生。”娜塔莎凶狠地说,“你显然因为神经长期紧绷出了点什么问题。”

 

史蒂夫以沉默和讨饶的姿态获得了娜塔莎的原谅。但这事儿显然远远没有结束。他的脑壳如果是台电脑,CPU早就过热了。James Bucky Rogers,到底是在什么地方,什么情况,什么时刻和他见过一面,并让他每次一想起就浑身不自在?

 

 

真正的转折发生在复仇者联盟训练新人的下午。气温炎热,室内转悠着的电扇已经完全基本上是无用功。风裹挟着高温吹到每个士兵的脸上,汗水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下去。

 

“别动。”史蒂夫说,背着手在方阵旁转来转去,从方阵里隐约传来细微的抱怨声。

 

史蒂夫的训练风格其实算不上过分严厉,他既不会像巴顿那样高声训斥,也没有像娜塔莎那样进行体罚。但他要求仍然很高:“不开空调”这种事情根本只能算作“小小福利”中的一项。

 

“要求不严格,你们可能会在战场上送命。”史蒂夫曾这样对恳求他减少训练量的女孩子解释,“对不起,我相信你能被招募进来就有自己的实力。但如果连这样的训练量都坚持不下来,我建议你转去文职类工作。”

 

副局长玛丽亚·希尔称,女孩子当场就被气得扭头就走了。

 

而此时此刻所有人,不管队伍里是Alpha,Beta还是Omega,现在都统统站得笔直,显然是一批经过严格筛选和淘汰留下来的精英。娜塔莎跟巴顿站在一边喝水,真诚觉得这一幕让人身心俱疲。

 

“我要去跟他提意见,他要是敢怼我我就让他下不来台。”娜塔莎说,“他自己扮演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顽固,不能连带着咱们一起热死。”

 

克林特对此深表赞同。

 

这时候训练场所的另一角传来脚步声和交谈声。黑色的长风衣一摆首先出现在娜塔莎的眼帘里。那是一个身材修长高大的男人,五官立体,与寇森交谈时是倾听方,但偶尔发表意见或提问时轻声细语。棕发被扎起来,团起来,绑在脑后。那正是几日前出现在美国队长葬礼上的James Buchanan Rogers。

 

娜塔莎微皱的眉心为男性Omega相当得体又时尚的打扮完全松开。但很快又皱了起来。她很容易就能注意到,史蒂夫·罗杰斯,此时此刻像个那种学校里还在念十二年级、愣头愣脑没情商、偷看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的的男生一样,微侧过身看着寇森和那位Rogers夫人。

 

寇森显然并不比十二年级的男生更有情商,满脸堆笑地介绍史蒂夫和Rogers夫人认识:“Rogers夫人,这位是史蒂夫·罗杰斯队长;队长,这位是——”

 

“Rogers夫人,幸会。”史蒂夫伸出一只手。那脸被娜塔莎成为愣头愣脑没情商的表情也成功收了起来。

 

巴基的的眼神在史蒂夫的脸上停留了大约两秒钟。两秒,不多不少,在社交礼仪之内,在正常停顿之外。“很高兴再次见到你。”他在那个“again”上重重咬字。像是某种奇怪的暗示。

 

娜塔莎明艳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。

 

“咱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。”娜塔莎对一头雾水的巴顿说,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该出现在这里的不是我们,是萨姆。”


-TBC-

评论(5)
热度(47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Zenobia季诺碧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