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】纽约即景-精修版 4

*大幅度改动


08.

朗姆洛觉得恶心。他一直不是很喜欢走进皮尔斯的办公室,虽然理论说来,他跟皮尔斯才是一头的。但除了那位Rogers夫人之外,他第一讨厌的就是和皮尔斯接触。

 

“那个家伙像怪物。你知道吧?”朗姆洛跟萨姆·威尔逊抱怨,“他说起话来像个变态。”

 

萨姆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: “你认真的?”

 

亚历山大·皮尔斯在神盾局的口碑一直很不错,又很有名气。实话实说几乎所有人都很看好他,再加上局长弗瑞跟他也一直交好。朗姆洛这番话可谓没头没尾。不过朗姆洛刚刚从任务里脱身,受了不大不小的伤,津贴没拿到多少反而差点把命丢了,要说心情不佳那倒是很正常。萨姆也没多放在心上。他没空跟他打哑谜了,他知道。从今天早上开始纽约就出现了不正常的骚动,一小批可疑人物靠近市中心,以劫持一位女士作为开端。神盾局很快派出了特工去进行交涉,但复仇者联盟无疑才是这场战斗的主角。朗姆洛正是从那场战斗的暴风中心回来的。

 

“你权当我在发疯吧,该上路了。”他拍拍萨姆的肩膀,一幅哥俩好的样子,往旁边皮尔斯的办公室走过去,“咱们回见。噢对了,记得帮我跟罗杰斯队长问好。”

 

他都没怎么敲门就进去了。皮尔斯坐在自己的沙发里,倒了一杯他叫不出名字,但是一看就价格不菲的酒,跟着轻音乐摇头晃脑。听到他进来,皮尔斯抬了一下眼皮子。

 

“啊,是你啊。”皮尔斯说,拿了另外一个杯子,往里面大方地倒酒。朗姆洛冷着脸说不需要。

 

“不需要什么?”皮尔斯看起来很迷茫。

 

“上班时间我不能喝酒。”朗姆洛一板一眼地回答,“而且,我才刚受伤。”

 

“噢!我知道。”皮尔斯快活地说,“这是给我自己的。”

 

“…可你拿了两个杯子。”

 

皮尔斯倒酒的动作顿了一下:“是的。”

 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

朗姆洛深呼吸,试图告诉自己这个老头子本来就是怪胎,他应该放弃和他交谈这个问题而不是掏出枪来把他打成筛子:“算了,忘记它吧……我来是想告诉你,资产的机体出了很大问题。佐拉告诉我们必须在一个月内把他召回,他还不够稳定。”

 

“‘出了很大问题’又‘一个月内’。到底是有问题还是有隐患?”

 

朗姆洛噎了一下:“呃,很难说?但是你知道,虽然每次召回所花费的时间很短,但是他的记忆模块仍然很不稳定。一旦他恢复记忆,我们就很难再控制他了。”

 

“那就是说现在还没有出问题。”皮尔斯说,“看来他对救世主这样的身份适应得很良好。”

 

“你都不担心一下吗?救世主?联系到他原本的身份,我真怕他哪天恢复记忆,然后冲进九头蛇把我们一锅端了。”

 

“与其说担心不如说我很吃惊,朗姆洛,而且是好的那种。上一次,罗马尼亚那次,我们才把他放出来几分钟他就完蛋了。要我说,正是因为他不巧碰见了巴恩斯——”

 

皮尔斯斜睨了他一眼:“你也有责任。”

 

朗姆洛从容道:“是我的错。”

 

“罗马尼亚……他要是恢复了记忆,他都不需要冲进九头蛇,就能联合巴恩斯把我们一锅端掉……”皮尔斯说,“你不想让九头蛇这么多年来的复兴大业功亏一篑吧?”

 

“那我们现在……您的意思是?”

 

“不要惊动他。你也说了,召回一次非常麻烦。更何况现在,他是复仇者联盟的队长。要是队长不见了,事情也会很麻烦。”

 

“至于现在……”皮尔斯耸了耸肩膀,摊开手,视线对准朗姆洛身上的伤,“他们已经遇到麻烦了,不是吗?”

 

“堵死了。”莎伦懊恼地一拍方向盘,“对不起,詹姆斯。”

 

巴基眨了眨眼睛表示没关系。

 

莎伦今天开车还不如走路快。这倒不是莎伦的问题。实际上,她一向行事比较果断,但再果断也不能朝着记者团队碾压过去。巴基告别史蒂夫不过二十分钟,莎伦就面色凝重地出去接了个电话。

 

“纽约市中心发生了劫持和小规模爆炸事件,弗瑞要求我们过去。”她调整了一下手上的腕表,“刚才复仇者联盟已经过去了。我将负责您接下来的安全。”

 

 

结局就是,安全不算什么大问题,不过媒体记者们不知从哪得到了复仇者联盟出现在医院的消息,蜂拥而至。结果复仇者联盟没堵到,倒是把闪光灯都送到了美国队长夫人那。前段时间美国队长的葬礼,民众们还没来得及为“美国队长终于被找到“而震惊,或者为”一代超级战士确认死亡“而扼腕叹息,就迷迷糊糊地参加或观看了网络上转播的葬礼。眼下,这位Rogers队长的遗孀当然也是他们采访的好对象。

 

“Rogers夫人——”

 

莎伦看上去要疯了,她擅长出任务,也擅长审犯人,应对各种恐怖分子。但是她真搞不定这些手无寸铁却蕴含着无敌能量的媒体记者们。巴基宽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别慌。”

 

“我很抱歉——”

 

“我来处理。”

 

在莎伦惊愕的目光中,巴基从容不迫地推开车门。那些长枪短炮再次怼到这位Omega的眼皮子底下和唇边。“Rogers夫人——”“请看这边!”“队长夫人——”

 

“詹姆斯就行。”他轻快地说。人群更热闹了,甚至有两个女记者好像随时会过来拥抱他。这也真的怪不到谁头上,巴基显得太过平易近人,而他的形象气质又实在出挑。

 

“请问Rogers夫人,你刚才见到了复仇者联盟成员吗?”

 

“请问Rogers夫人,您今天来看佩姬·卡特,是出于对她的友善吗?”

 

“请问Rogers 夫人,您和佩姬·卡特真的争夺过同一个Alpha,也就是您的丈夫,美国队长吗?“

 

“请问——”

 

巴基拿了一支离自己最近的话筒,轻轻叹了口气。眨个眼的功夫闪光灯又劈里啪啦地在他眼前炸开了。

 

“第一,如果你们想找复仇者联盟,他们今天有工作。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去打扰他们,好吗?他们肩上扛着全纽约——嘿,可能是更多人的性命。去那就是去捣乱。”

 

起码有一半的记者悻悻然放下了笔记本和话筒,闪光灯也没刚才那么频繁了。

 

“第二,佩姬今年都93了,我可以喊她佩佩,佩姬,这没问题。但你们……”巴基摊开手,扫视着人群,“我是说,佩姬做出了如此多的贡献,Omega男女平等、二战、世界和平,之类的,无论你赞不赞同,尊称一声卡特女士不是什么难事吧?”

 

人群中有两声微不可闻的“sorry”。

 

巴基宽容地笑了笑,手指掠过耳边落下的碎发,镶嵌着红宝石的耳环晃了晃。

 

“最后一点,我和Steve,我们还没参军就结婚了。”他轻快地说,语气像朵云一样柔软,“我和他,嘿,我不知道,至少我在他身边的时候,他从没多看过一眼别的Omega。你们看,我都活得像个Omega老妖怪了,回想起来,这七十年里我跟所有人相处的每一个细节,我的Alpha也是其中最正派的那个。不过,他其实脾气很烂,别惹他,也别惹我。”

 

……

 

他回到车上,记者团队空前一致地安安静静写笔记,没人来拦车。一旁观战的莎伦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也有点小雀跃,开起车来都轻飘飘的,好像刚才搞定了这帮鹦鹉一样的存在的人是她自己一样。她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凑过去:“那么,我将护送您回家——”

 

出乎意料的是巴基坚决地回答她:“不要。”他立刻注意到了莎伦有点愣住的表情,补充解释道,“噢,莎伦,我不是对你的能力有什么不满或质疑,但我不需要回去。”

 

莎伦有点为难地皱了皱眉头:“可是弗瑞……”

 

“直接带我去现场。”巴基说,笑容温和,让人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,“弗瑞也没心思来监督你的保镖工作,不是吗?”

 

 

 

“实在是很熟悉。”史蒂夫嘟囔着说。

 

娜塔莎正靠在皮椅上闭目养神。跟这帮只需要上战场的士兵不一样,娜塔莎还需要有针对地进行一部分情报工作。她几乎是没睡上几个小时就迎来了这次紧急任务。此刻史蒂夫还在她身边念念叨叨,她实在有点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开口了。

 

“什么很熟悉?是我再听到你念叨一句话就要揍到你那张俊脸上的拳头吗?” 

 

“娜塔莎……”史蒂夫无奈地说,瞥了她一眼,“我是说詹姆斯。”

 

“哪个詹姆斯?”娜塔莎闭着眼睛问,她太阳穴突突跳。她不知道为什么史蒂夫像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老头子,连神盾局的那个皮尔斯都比他时髦和会说话,“如果你讲不出我感兴趣的话题,又继续打扰我休息,我就一拳打断你的鼻梁骨,我说到做到。”

 

她等了半天也没动静,路程也就剩下十来分钟,她是真的困,于是索性专心把自己往浅度睡眠的方向送去。就在她的意识混沌不清的时候,史蒂夫嘟嘟囔囔地再次开口。

 

“James Rogers,美国队长的合法伴侣。”史蒂夫说,声音充满了惆怅,“他给我的感觉……很奇怪……太熟悉了。”

 

娜塔莎顿时怒火重伤,她的拳头已经等不到上战场了。然而等她想起史蒂夫嘟嘟囔囔的内容时,又勉强地压下了打断对方鼻梁骨的冲动。

 

“……你说说,怎么个熟悉法?” 


她恨八卦,反正她现在是彻底清醒了。

-TBC-


评论(2)
热度(32)

© Zenobia季诺碧亚 | Powered by LOFTER